China Road Transport Academy
潤滑中國的昆侖巨匠——專訪中國石油潤滑油公司首席科學家伏喜勝
來源: 2019年8月23日16:14

  每個前進的時代都有英雄,每個向上的民族都需要英雄精神的滋養。


  進入新時代的中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也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需要時代英雄。因為,無論是攻關核心技術還是傳承文化自信,無論是推動轉型升級還是實現高質量發展,我們仍需要時代英雄匯聚起的磅礴力量。

  


  伏喜勝就是這樣的時代英雄。


  伏喜勝,中國潤滑油行業第一人、中國潤滑油國家發明獎獲獎第一人、三獲國家獎的第一人、中國石油潤滑油公司首席科學家……


  “心有大我的情懷,至誠報國的志向,百折不回的堅守”,走近他,你會發現家國情懷不再是抽象概念,你會感受到這位昆侖科研巨匠強烈的英雄氣息撲面而來。


  國之重器


  記者:伏首席您好!關鍵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對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保障國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必須切實提高我國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把科技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為我國發展提供有力的科技保障。請問潤滑技術可以稱之為國之重器嗎?


  伏喜勝:潤滑油是影響中國制造高端裝備可靠性、穩定性、運行壽命的關鍵因素之一。潤滑是降低摩擦、減少或避免磨損的最主要技術途徑,潤滑油的節能潛力在GDP的1%以上。從其重要性來講,潤滑油核心技術是當之無愧的國之重器。


  中國石油昆侖潤滑蘭州和大連兩大研發中心,在60年的發展歷史中,一直致力于潤滑油關鍵核心技術的突破和工業化應用;包攬了中國潤滑油領域唯一的三項國家獎,作為潤滑油研發的國家隊,把潤滑油的關鍵核心技術牢牢得掌握在自己手中。


  記者:您在齒輪油及添加劑領域的研究成果使我國齒輪油及其添加劑達到國際領先水平,是中國潤滑油科技方面的領軍人物,為潤滑油這個國之重器屹立民族之林作出了重要貢獻。請問您是如何走上潤滑中國這條道路的?


  伏喜勝:我1987年參加工作,有幸遇到了我的恩師匡奕九,他是當時的中國齒輪油第一人,在國家“七五”科技攻關期間,是中國潤滑油齒輪油攻關組的組長,是他帶我走進齒輪油研發領域,從此與潤滑油結下不解之緣,是他教我“干一行,愛一行,干好這一行”,也是他堅定了我“讓中國的潤滑事業從無到有,從有到領先一步”的初心。


  我參加工作時,我國的潤滑油尤其是齒輪油及其復合添加劑研究基本處于空白,沒有臺架、沒有設備、沒有有效的評價手段去做配方的篩選。我們國際上沒有任何發言權和話語權。外國公司怕中國人把潤滑油復合劑的秘密解剖出來,從最初到現在從不賣給中國人單劑。


  國外對潤滑油技術全面封鎖,就連我們的軍用裝備都使用進口潤滑油,國家急需改變這一狀況。在我的恩師匡奕九的帶領下,整個團隊從成千上萬個單劑開始做起,在枯寂和不斷的失敗中逐漸縮小了添加劑的合成范圍。就這樣,通過“七五”、“八五”攻關,我國實現了齒輪油技術從無到有的突破,這是中國齒輪油的第一個里程碑。


  中國齒輪油的第一個里程碑是從無到有;第二個里程碑是自主創新研發世界上獨一無二專有技術,獲國家發明獎;第三個里程碑是自主技術引領中國市場。昆侖潤滑的終極目標是核心技術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走向國際市場。


  記者:您說的獲國家發明獎是指哪項技術?


  伏喜勝:這說的是2009年我們研發的“齒輪油極壓抗磨添加劑、復合劑制備技術及工業化應用”獲得國家發明獎。這是中國該領域首次獲得國家科技發明獎。這個獎不僅代表了中國人在自主知識產權上的成就,而且證明了中國潤滑油已經從“中國制造”走向了“中國創造”。其中的極壓抗磨單劑,在世界最具權威的美國西南研究院完成了臺架極限試驗,獲得最高等級評價,被證明其性能遠遠優于國外同類產品。


  這標志著昆侖潤滑的齒輪油自主技術在世界上獨一無二,為中國發展自己的軍用最高端裝備提供了潤滑技術保證,具有國防戰略意義,打破了國外的技術壟斷,充分體現了昆侖潤滑“軍工品質 大國重器”品牌定位。


  昆侖潤滑這項發明在汽車、鋼鐵、煤炭、水泥、風電行業及軍事領域等替代進口產品全面推廣應用,和同類進口產品面對面競爭,得到客戶的一致認可和好評,具有引領和示范作用。


  中國速度


  記者:據說代表齒輪油最高成就的潤滑油是高鐵油。請問昆侖潤滑是如何摘取這顆潤滑油皇冠上的明珠的?


  伏喜勝:“要做就做最好的。”我一開始投身國家潤滑油事業,就立下了這樣的志向。


  在潤滑油領域,公認技術含量最高端、研發難度最大的就是高鐵油。10余年前,我就把目光轉向了高鐵專用潤滑油品“超高轉速、大承載高端裝備傳動系統用新型潤滑油及添加劑”的研發。


  2017年9月21日,G1次中國標準動車組“復興號”從北京南站歷經4小時28分抵達上海虹橋站,最高時速355公里。這標志著我國正式成為世界高鐵商業運營速度最高的國家。這列高鐵用的就是我們研發的全傳動系統潤滑油復合劑RHY4208A,解決了車輛變速系統和驅動系統高速和大承載兩類潤滑油不能兼容的難題。該油品適用于時速350公里的高鐵和每分鐘5590轉的齒輪軸,被專家一致認為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


  記者:10余年前,我國還沒有高鐵。為何從那么早開始您就把高鐵油作為一個研究方向?


  伏喜勝:當時國內確實還沒有高鐵,鐵路軸承轉速才2000多。最富想象力的人也無法想象十年后中國高鐵時速可以達到355公里。可以說,10年前開始研發時速350公里的齒輪箱油,作為決策者,我是冒著極大風險的。漫長的十年,三十多人的團隊,無數的投資……萬一研發失敗,萬一高鐵沒有出現,這一切都將打了水漂……


  但研發是需要儲備的,不能說現在中國高鐵需要用中國的潤滑油了,我們才開始去研發,必須提前五年、十年把技術儲備好,該用的時候可以立刻拿出來。


  歷史證明,這項決策是正確的,我們團隊的汗水和付出沒有白費。我們的高鐵專用油傳動效率與日本油相比提高3%,與德國油相比提高15%;高速性能與德國油相比提高33%,與日本油相比提高67%。


  記者:除了高鐵油外,請您再簡要介紹一下昆侖潤滑在行業技術上還取得了哪些讓人矚目的成績?


  伏喜勝:昆侖潤滑的技術實力在國內肯定是首屈一指的,手執牛耳,無人可及,是名副其實的國家隊。我們發明了三大潤滑機理,形成了三大潤滑技術,解決了三大潤滑難題,滿足中國制造高端裝備的潤滑需求。在此三大技術基礎上,發明了多種獨具特色的頂級潤滑油產品。


  除了高鐵專用油外,“環烷基潤滑油系列產品開發及應用”獲得2011年國家技術進步一等獎,成功應用在大亞灣核電站和特高壓輸變電工程上;“高檔系列內燃機油復合劑技術”獲得2012年國家技術進步二等獎,應用這項技術的昆侖潤滑油成為國慶60周年閱兵的指定用油。


  近年來,昆侖潤滑不斷在高技術領域發力,自主研發的機器人潤滑脂和風電齒輪油,填補了國內技術空白,可以為用戶提供最好的產品和最優的服務,改寫了該類油品被國外品牌壟斷的歷史,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中國潤滑油在國際上的地位,推動了中國潤滑油行業的發展。


  家國情懷


  記者:您的科研履歷非常輝煌,我覺得最可貴的是您不坐而論道,力求技術轉化、惠及民眾,在潤滑油技術上的每一項進步、每一個專利、每一個發明都實現了工業應用,帶來了巨大的效益與財富。您覺得您的哪項技術轉化最具有代表性?


  伏喜勝:其實這樣的例子有很多。如1996年,75W/90GL-5車輛齒輪油及LAN4201復合劑研制成功并投入生產,迫使國外大公司的齒輪油復合劑產品由原來的49800元/噸降至28000元/噸,僅此一項每年可為國家節約外匯109萬美元。


  記者:科技創新及時轉化能夠帶來巨大的效益,您能不能從中國石油潤滑油公司的角度,說一說?


  伏喜勝:我們曾經做過統計,1996-1998年,因為科技進步,我們累計增效2800萬元。2001-2004年,我牽頭組織基礎油資源的合理利用,年創效益5000萬元。2015—2017年,通過成果轉化,累計生產銷售新型潤滑油50.8萬噸,新增銷售額55.9億元,新增營業利潤4.2億元。


  記者:效益是巨大的,投入也應該是巨大的吧?


  伏喜勝:作為潤滑油行業的國家隊,其實我們的研究就是國家的需求。你說的投入確實很大,我們一次臺架測試需四五十萬元甚至一百萬元,這要賣多少油才能賺回來?真正細算賬的話,我們可能不賺錢,對研究院來說甚至是虧本的。但是,我們必須做,因為我們是國家隊。這也是為什么很多國內潤滑油企業不愿意在技術研發上面多投入的原因,因為,做出來的成果是大家的,但對企業來說背的負擔比較重。


  但是賬不能這么算,雖然我們很長時間收不回成本,但為國家和人民創造了收益。比如大家開的車要加機油,沒有我們的自主技術支撐,國外賣給我們可能一桶上千元;我們研發出來了,他們價格可能就要降一半甚至更多,所有的中國人,整個行業都會從中受益。再比如,幾乎所有的科研項目,我們仔細核算下來,社會效益都要比本身給企業帶來的效益多。這也是昆侖潤滑作為行業龍頭自覺肩負的社會責任。研發是我的一種情結,也是昆侖潤滑的一種情結。我們的目標就是讓中國潤滑油產業進步,讓整個社會大眾受益,所以始終站在國內研發至高點,以振興民族工業和國防建設為己任,全力研發生產具有自有知識產權的高品質產品,傾力打造國家品牌。


  記者:就是這種研發情結和家國情懷,促使您三十余年來忍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貧、經得起煎熬,始終以一種積極向上的平和心態做好科研工作的嗎?


  伏喜勝:是的。潤滑油就像老中醫熬的湯劑,盡管都能治感冒,但每個秘方是不一樣的。作為“國家隊”,我們的任務便是研制出屬于中國的潤滑油“獨家秘方”。科研工作是枯燥、單調、乏味,還要經常面對失敗,沒有點情懷確實很難堅持下來。我們整個團隊都有一顆對科研執著的永恒不變的初心。


  現在的研究條件已經好了很多。我剛參加科研工作時,條件艱苦,設備簡陋,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科研人員要在充滿刺鼻味道的實驗室,整日整夜地進行試驗。有一次,幾位研發人員正在做添加劑實驗,一不小心,添加劑從油閥噴出,濺了一身一頭,只有用汽油洗澡才將臭味洗干凈。有時,我們的科研人員要親自到煉油廠采油樣,油桶溫度高達70多攝氏度,熱得能把路上的瀝青融化掉。我和科研人員得用手推著油桶走。蘭州的冬天,室外溫度降到零下十幾攝氏度,我們必須到室外清洗燒杯、玻璃瓶,沒有手套,風刮著,手像刀割一樣疼,經常一干就是一整天。


  辛苦是大家的,成績也是大家的。我目前在潤滑油自主研發上取得的那點成就,應該歸功于我的前輩和我的團隊。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而是依靠著集體的智慧和汗水,是不忘初心、薪火相傳的新老昆侖研發人共同努力結出的碩果。


  春風化雨


  記者:您剛才多次提到傳承,提到團隊,提到您的師傅。中國石油潤滑油公司是如何注重文化和精神傳承的?


  伏喜勝:科研工作的靈魂是傳承,科研成果往往是一代又一代科研工作者不懈努力、持續創新下取得的。每一項科研成果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取得的,前輩的工作必須得到認可和肯定。中國齒輪油從無到有,從有到國內領先,再到達到國際水平,最終到今天的昆侖潤滑高鐵齒輪油自主技術獲得美國專利并且引領市場,是幾代科研工作者共同努力的結果。昆侖潤滑研發的最大優勢是永遠的傳承、團隊的力量和開放合作。昆侖潤滑油的成功就在于一代一代人的薪火相傳。師帶徒,這是昆侖潤滑的傳家寶,比如匡院長帶我,我再帶徒,幾代幾代帶下來,科研得到了傳承和積淀,后人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在豐厚的積淀中取得一個個突破,才有了我們中國的潤滑油事業。


  記者:您的徒弟曾說過,他們從您身上學到的不僅是技術,而且有做人的道理。請問您傳承下一代的技巧是什么?


  伏喜勝:其實也沒有什么技巧,有的是一顆真心。我帶徒弟的秘訣就是,把自己知道的一切,毫無保留地教給徒弟,放手讓他們去干,有困難時我隨叫隨到,不惜犧牲自己的時間和精力,為他們保駕護航。


  大家都知道,搞科學研究的人肯定有一些自己的訣竅在里面,但對我來說,帶徒弟就要毫無保留,把我知道的東西一點不剩地教給他們。不僅僅是我,我的前輩也是一樣的,比如齒輪油的研發,沒有匡院長他們的傳承,我們這一代人取得成功是很困難的。師帶徒,百分之百的傳授,這是很難能可貴的。


  為什么昆侖潤滑這么多年,在激烈的競爭中,長盛不衰?主要和我們的傳承有關,和研發的氛圍有關。整個團隊互相信任形成了合力,大家都愿意把所有的智慧和思路都貢獻出來,形成了一種寶貴的科研精神。


  從潤滑油公司方方面面來說,我們是有根的,有脈的,有傳承的,不管是從人上面,還是從技術的角度,或是持續研發的角度,我們這條主線始終沒有斷。正是因為這條主線沒有斷,才能在不斷地補充新鮮血液后,精神不斷、傳統不丟,后面的人再不斷添磚加瓦,才能讓昆侖潤滑在不同領域、不同項目都取得不同的成果和成就。


  記者:能講講您現階段正在研發的項目有哪些嗎?有哪些突破性進展,解決了哪些領域的技術難題?


  伏喜勝:我目前研發的重點就是針對“中國制造”和“一帶一路”的高端裝備,配套頂級潤滑油產品。我的研究思路是打破常規,不走尋常路,在優勢領域追求卓越,研發國際一流的“環保、節能、長壽命”齒輪油產品,和中國裝備一起走向世界。


  記者:昆侖潤滑作為中國自主研發品牌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在競爭異常激烈的新形式下,昆侖潤滑面臨怎樣的挑戰?昆侖潤滑又是如何應對的?


  伏喜勝:潤滑油的國際競爭越來越激烈,對昆侖潤滑來講,既是挑戰,更是機遇。昆侖潤滑堅持自主創新,加強研發機構頂層設計,變革體制機制,研制新配方,推出新工藝,研發出適合市場與消費者需求的新產品、拳頭產品、差異化產品,發揮研發引擎作用,為打造世界一流潤滑油公司奠定堅實基礎;堅持“做強技術,做大品牌,做優服務”三大發展定位,踐行“提升客戶體驗,為客戶創造價值,守護青山綠水”三大新主張,為昆侖潤滑“軍工品質,大國重器”增光添彩,為昆侖潤滑走向世界不懈努力!


  我們的目標是走向世界。我堅信,再過十年,經過全體昆侖人的共同努力,昆侖潤滑在世界潤滑之巔必將占有一席之地。

(責任編輯:王靈果)
南粤风采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