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oad Transport Academy
聲音|“譚大膽”對中國重汽的改革正“如火如荼”
來源:中國道路運輸網 2019年3月4日9:40

  3月2日,“譚大膽”在中國重汽的中層干部革命,在圈內又傳得沸沸揚揚。從去年9月1日譚旭光到中國重汽任職開始,關于中國重汽的“殘”和“缺”,關于譚旭光壯士斷腕改革的各種文章就從未消停過,看來改革的阻力不小!



  最近兩次中國重汽通過官網發布譚旭光的講話,筆者認為這是從過去被動應對輿論向主動引導輿論的轉變。對于譚旭光在中國重汽的改革,不同人有不同的認識,很多人喜歡把過去中國重汽和濰柴的恩怨情仇拿出來說事,刻意“妖魔化”。譚旭光既然能成就現在的全球化大事業,必定有一個大胸懷、大格局,不可能糾結于過去,改革肯定是有著深層次的原因。從他以往的講話中,我們也大致可以看出一二。


  首先是問題倒逼改革。中國重汽集團當年是央企,中國重型汽車的搖籃,即使后來破產重整下放山東,也是中國重型汽車資源最好、底蘊最強的企業。過去二十年,我們看到了中國重汽集團的發展,但是這種發展是在行業高速增長的大形勢下,發展中一直被一汽、東風拋在后面,原來大幅靠后的陜汽重卡也追了上來,基本平分秋色。中國重汽一手好牌,但打的并沒有那么好。這其中肯定有內部的原因。去年泄露出來的講話,我們能看到中國重汽存在的深層次問題,包括高層生態的問題、干部激情的問題、大量冗員的問題、考核激勵形同虛設的問題,也包括產品技術的問題、主副業定位不清的問題、費用控制不嚴的問題等等。這些都是積習已久的問題,解決這些問題必然要改革,必然會動了別人的奶酪,偏偏譚大膽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山東漢子。


  再就是戰略呼喚改革。譚旭光到中國重汽肯定不會按部就班、小步快跑,濰柴20年創造的奇跡也說明了譚旭光是一個有事業“野心”的人。山東省、濟南市既然把這尊“大神”請到中國重汽肯定也是希望能夠給重汽帶來大的變化。果不其然,譚旭光到任后提出的目標就是,要將中國重汽集團要打造成為世界一流的全系列商用車集團,成為與戴姆勒、斯堪尼亞、奔馳、沃爾沃等國際化強企并駕齊驅的世界一流品牌。這一定位非常契合譚旭光“造夢、追夢、圓夢”的思路,過去20年他把濰柴發動機做成了中國最好的,與康明斯等在一個平臺上競爭。做發動機的譚旭光一直有個整車夢,過去是陜重汽,如今有了中國重汽,譚旭光下一步要攀登的新高峰肯定是整車世界一流。要實現這一戰略,譚旭光等不起,必須與時間賽跑,必須是邊改革邊發展、以改革促發展。


  還有一點很重要,我總結起來就是能力贏得改革。為什么說譚旭光一定能贏得改革?從大的環境來看,國企改革是大勢所趨。國企改革不是新鮮事,中國重汽過去經歷過改革,但是改革并不徹底。去年6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山東考察時指出,“國企一定要改革,抱殘守缺不行。”山東國企大部分都有“國企病”,省委書記劉家義多次點出了山東存在的問題。山東很多國企確實需要改革,也必須改革,這是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從譚旭光個人來看,1998年剛上臺時面對的是瀕臨破產的濰柴,經過大刀闊斧改革才實現了鳳凰涅槃;之后在中國市場快速發展的大環境下,重型發動機邊掙大錢、邊投入研發,譚旭光以“動力瘋子”的精神硬是將發動機做成了中國第一、世界高端品牌;善用資本手段,從湘火炬并購的一鳴驚人到這些年全球市場攻城略地,成為中國企業走向國際的標志性人物之一。有了這些成功的經歷,譚旭光到重汽后看問題肯定比別人長遠、比別人深刻、比別人準確,也肯定清楚改革發展的方向在哪。他也有足夠的自信,只需要將過去幾十年的成功探索快速復制到中國重汽。


  過去叫市場競爭適者生存,現在一定是市場競爭強者勝,弱肉強食,優勝劣汰。譚旭光就是市場競爭的強者,他的目標肯定是要將中國重汽塑造成一個強者。正如他所說的,中國重汽不改革就會落后、就會滅亡,現在不主動改,將來就會被別人改。這次干部改革是中國重汽改革邁出的關鍵一步,后面還會有更多的改革,我們期待著!

(責任編輯:魏美茹)
南粤风采中奖规则